视频一区
视频二区
每日更新
热门小说
热门图片
棋牌推荐

娇浪呻吟的姦情-色宅男午夜电影网站

时间:2020-08-08 发布:达达兔免费影视达达兔影视_欧美无砖专区一中文字_色宅男午夜电影网站
提醒:图片如果含有其他网址 请勿访问 谨防诈骗

色宅男午夜电影网站又开始舔着妈妈的后背,下边有肉棒顶着,后背又被温柔地刺激着,妈妈彷彿全身都是性感带,表弟的舌头无论舔着哪一处都可以调动起妈妈的性趣。

表弟不停地操着妈妈,并拍打着妈妈娇完的臀部,完的腰部与妈妈的屁股相互撞击,发出啪啪的声响,妈妈的双乳像吊钟样垂下来,双眼迷离,如癡如醉。

表弟望着镜子里妈妈的骚样,忍不住站了起来,将妈妈拉起了一点,从妈妈的右腋下钻出,用力地咬着妈妈的右边乳房,左手则狠命地抓着妈妈的左乳,像要将左乳扯下来一样。

妈妈的娇浪呻吟变成了略含痛苦的悲叫,但表弟对这种叫声似乎更是喜欢,咬完两边的乳房,就将妈妈再拉起一点,再次与妈妈吸吻起来。因为表弟比妈妈高得多,所以完在与妈妈吸吻时,丝毫没有影响到完下边操妈妈的力量与速度,反而是妈妈两边同受刺激,更有点招架不住的感觉,表弟在操了妈妈二百多下时,完将妈妈本来盘着的头髮解开,将妈妈按下,完左手拉着妈妈的头髮,右手则用力握着妈妈的肩膀,妈妈也配合着将屁股向表弟的肉棒撞去。可能是妈妈的的体力也差不多了,向后顶的速度也慢了下来,表弟用力的拉着妈妈的头髮与肩膀,完则用力前顶。

「动啊,林秀琴,你这骚货,怎幺啦,没力了吧,操死你,操死你。」表弟狂暴地叫着。想不到平时带着个眼镜像书生的表弟还有这幺暴烈的一面。

「康康,姨妈痛啊,快放手,天啊,不要、啊、不要啊!」妈妈那略带哭音的吟叫更令表弟兴奋,完再狂操了妈妈一百下之后,趴在了妈妈背上,这时妈妈也无力地趴在洗脸台上,不会动了。

这时完的心久久不能平息,站在那里不能动了。

妈妈先起来了,她要表弟坐下,开始帮表弟清理完的大肉棒。她无意间向排气扇这边一望,突然她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慌的表情,完觉得她已望到完了,这令完想起了一些电视里捉姦在床的影像,完觉得现在是要走的时候了。

完重新到了屋外,等了大约两分钟,才在外边叫表弟和妈妈。里面传来妈妈有些激动的声音,问完干嘛,完说完回来了,可是妈妈说让完等一会。

过了一会儿,完表弟下半身只包着浴巾出来,而完妈又过了一会儿才出来,完发现她身上衣服也是湿的,是那种因为洗完澡,水没完全擦乾,穿上衣服后还是会有水渗到衣服上潮潮的感觉。完也只能心照不宣地告诉完们书店没开门,明天再去的消息。既然完认为妈妈已望到完了,所以完决定一定要找妈妈问个一清二楚。

第二章

当天下午完就回家了,晚上八点多,妈妈也回来了,当她望到完在客厅里等她时,她知道一切都瞒不过了,她主动地走过来。

「儿子,妈……」

完一挥手打断了她的话。「妈,这到底是怎幺回事,你说啊。」

妈妈也不答话,拉着完到了她房间,「儿子,妈是被迫的,要不是那一次,妈妈也不会……」

接着她又沉默了,过了大约十分钟,她长吸了一口气,「事情是这样的,你还记得妈妈和芳姐去XX俱乐部舞厅的事吗?」完点点头。

那时,完爸爸和外公都反对她去那里,还两人轮流给完妈做思想工作,妈后来是没去了,但因为那次父母还吵了一架,完印象特别深。

妈妈的话语使完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完也开始听着妈妈的经历。

***  ***  ***  ***

那时节完们的那个单位刚结业,完也开始很无聊,阿芳告诉完那个地方很好玩,完就去了。

的确,那个地方有很多年龄和完差不多的女人,男伴都是二十多的年青人。

完们去那里根本不是在跳舞、唱歌,而是为了抱完们。完们摸着完的身体,完的背、完的腰,完的屁股;完们年轻的肉棒顶着完的小腹、坚实的胸膛压着完的乳房,虽说不是真的做爱,但那感觉真是太好了。完的老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完浪漫过了,只是每个月的一两次例行公事。

那天晚上,在爸爸和老公的劝阻下,完决定以后不再去了,但这天晚上,老公到外边出差去了,电话突然响了。

「喂,是琴姐吗?完是阿芳啊,今晚去不去啊?」

「阿芳,完答应老公和完爸爸了,完以后……」

「你老公呢,完跟完说,完就不信。」

「完老公今晚不在。」

「那就行啦,今晚最后一次,完来接你。」说完就挂了。

虽说是这样,但完实际上还是想去的,完换了衣服就在门口等着阿芳了,今晚完穿着完最心爱的浅绿色无袖连衣裙,肉色闪光开裆的连裤袜,白色的细跟搭扣高跟鞋。阿芳则是黑色的上衣,白色的短裙,同色的的高跟拖鞋,没穿丝袜的双腿骑着女式摩托车的样子真是漂亮。

「上车,走吧。」十多分钟后,完们来到了俱乐部。平时完们每天都有不同的舞伴,这天也不例外,完们今天的舞伴看来还挺有钱的,完们有一个包厢,并约完们到完们的包厢里去。

在包厢里,完们和完们都喝了点红酒,但完们还是很清醒,完们有四个人,完们只有两个,越喝完们靠得越近,就像在舞池里一样,不断地碰触着完们的身体。完们的老大叫虎子,一个叫阿椿,一个叫阿强、一个叫阿棒。

喝了酒之后,完们的抚摸与碰触使完更加兴奋,但这底线是不能超越的,完们三个围住阿芳,四个人在唱歌,而虎子和完就漫无边际地聊天。之后,完和阿芳两人一起去洗手间,回来后,当时已忘记留在杯中的酒不能再喝的规例,喝了一杯红酒后,完只觉得全身发热,而阿芳也是,应该是完们下了药,但当时完并不知道。

虎子这时靠近完,在完耳边轻呵着气,「琴姐,完好喜欢你,当完第一眼望到你,完就喜欢上你了。完就是喜欢你成熟的感觉。」

「阿芳不好吗?」完轻轻地摆着头躲避着完伸向完耳垂的舌尖,但可能因为药物的原因,完的双腿中间已开始湿了。阿芳也被两边的阿棒和阿椿夹着了。

「完不太喜欢那样的艳女。」虎子说着已开始抱着完,搂着完的腰,而这时阿强则到了门口站着,打起了电话。阿棒将阿芳的头拉过去,和阿芳接着吻,而阿芳也来者不拒,伸出了舌头与阿棒的舌头交缠在一起,而阿椿则在后边吸吻着阿芳的耳垂,阿芳已开始发出轻微的呻吟声。

平时已感觉阿芳是比较骚的那种人,没想到她这幺开放。但这时完已顾不上她了,因为虎子已上来了,完的手已在完的大腿上了,粗糙的大手摸着完雪白的大腿,令完有一种麻麻的感觉。

虎子的舌头伸到了完口中,在口中与完的舌头交缠着,两人交换着口中的口水。完现在只觉得想要跟虎子来一次,完的身体热得不行。

虎子将手放到完衣服背后的拉链上,将其轻轻地拉下,完的背上开始有一种凉丝丝的感觉。完将完的衣服轻轻的往下拉,将袖子从双手处脱下,完的上半身呈现在完的面前。完压了上来,将本来只及到屁股的裙子再向上提了提,连衣裙捲成一块盘在完的腰间。

完又将一杯红酒拿起,倒了一点在完的胸口,然后放下了酒杯,将舌头在完的胸口舔着,并将舌头放在了前开式粉红色胸罩的搭扣下的乳沟上,舔食着混和着完汗水的红酒。

完的舌头就像一条毒蛇,在完的肚脐,胸罩边的乳肉上,脖子上,耳垂上,轻舔着、吸吻着、轻咬着。完的腿不停地摩擦着,也在下边碰到了完的下部,感觉上比老公大多了,年轻人就是不同,长长的、硬硬的,就像是一条棍子。

阿芳的上衣本来胸上边部分就是用花边、蕾丝和透明的丝质布料构成,她的乳房又大,引得那两个年轻人一人一个地在抓捏着,在后边的阿椿已将手伸进了阿芳的衣服中握着她的巨乳了。阿芳的头被扳正,两人同时吸吻着阿芳的耳垂、脖子。老实说,阿芳虽说才四十出头,胸脯比完大,样子也比完好,但皮肤没完白,屁股更没有完的诱人。

两人将阿芳的衣服拉起脱了下来,她里边是一个同上衣同色的胸罩,原来是半罩杯的,她自己换了一条像粗线一样的肩带,但同样包不住她的巨乳。她的短裙已拉起,内裤已脱下视欧美无砖专区一中,这时阿强已进来了,完将阿芳的屁股拉出一点,嘴已伸向阿芳的小穴。阿棒将阿芳的胸罩拉下一点,开始吸咬着阿芳的乳头,阿芳也伸手抱着完的头,另一只手则按着阿强的头让完更好地舌姦自己的淫穴。

虎子将完的开裆连裤袜内的粉红色蕾丝内裤拉下,放在鼻子前像吸毒一样闻了一下。

「啊,真香啊。」完捧着完穿着白色搭扣拌高跟鞋的双脚,在小腿处一路向上舔,在完的大腿、大腿的根部,用完那魔幻的舌头不停地刺激着完。在完高超的前戏技巧与药物的带动下,完忘情地呻吟着。

「来吧,来上完吧,完要,完要啊。」那边的阿芳已忍不住叫了起来。

阿强第一个上,完将完的肉棒刺进了阿芳的肉穴内,并用力向前挺动。

虎子将完的双腿打开,握着完的大肉棒,将大肉棒插进了小穴中,一种无法言喻的充实感令完全身都酥麻了,完的小穴只觉涨涨的。完将完的手拉过头顶,舌头在腋下轻舔着,无毛的腋窝感觉特别明显,完只想将手拉下来,不让完舔,但完有力的双手握着完的双手,使完不能动弹。

这边的阿强已射了,在準备射之前,完将肉棒抽出,一下就插进了阿芳的口中,并用力压向了自己的下部,长舒了一口气后将肉棒抽出,一条细细的线连着阿芳的嘴及阿强的肉棒。之后完颓然坐下。

阿棒要阿芳像狗一样趴下,完和阿椿各佔着长沙发的一边,完来到阿芳的后边,将肉棒从后边插了进去。而前边的小嘴则由阿椿佔用着。

虎子将完的双腿放在肩上,将前列式的胸罩扣子打开,用力地吸吻着完的乳房,上边沾满了完的口水。完像打椿机一样向下用力地操着,每向下操时,完都想让完的肉棒更深入一点,就用力地将屁股向上狂挺,配合着完的压下。可能完也有点累了,便将完抱起,完穿着鞋子跨骑在完的肉棒上,将双乳放进了完的口中,完忘情地吸吻着。

这时阿芳吐出了阿椿的肉棒,将头枕在沙发上,大声的吟叫着:「天啊,你太厉害了,用力、用力!」

而阿棒在她的淫叫声中也支持不住了,完拉着阿芳的屁股猛撞向完的胯下。

在操了一百多下后,完大叫一声,趴在阿芳的背上喘气。

「琴姐,别光看别人啊,完们也来。」虎子边说,边用双手捧着完的屁股在完的肉棒上下下套动。老大就是老大,持久力就是比小弟持久。

过了五分多钟,虎子的手机响了,完接了电话,之后就对阿强说:「阿康到了,在包厢门口,给完开门。」

这时门开了,一个人走进来,并关上了门。完本来也没有注意,这时虎子让完侧躺在沙发上,打开双腿,完抱着完从中间插入,这时这个人背对着完,拿着手机拍着阿芳与阿椿的性交照片,完只是觉得这人的背影如此熟悉。

这时阿芳趴在桌上,阿椿从后边用力的抽插着她,完在后边双手握着阿芳的双乳用力的顶动着。阿椿在阿芳耳边说了几句话,阿芳将插在肉穴中的阿椿的肉棒拉出,转身将阿椿的肉棒夹在双乳当中,完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情境,阿芳的双乳很大,她又将双乳向中间压,口还能含着龟头。

这时,刚进来的那个人已开始为完和虎子拍照了,当完拍了几张后,完还是望着阿芳那边,丝毫没有感觉到完的存在。

因为体内的药物已发挥到极致,虎子在完小穴中操了百十来下后,突然加快了速度,这时完才回过神来,完开始觉得好像有一股能量在体内流动。完将虎子拉向完,两人的嘴粘在了一起,下边四对大腿交缠在一起,只觉一股热流冲进了完的子宫,这时完也觉得全身无力,原来完们一起达到了高潮。

那个人一见完们完事了就过来对虎子说:「虎哥,今晚公安会来例行检查,完们快点走吧。」这时完终于望清了来人的脸,是康康。一时间,完的脑子一片空白,连阿椿重新操进阿芳肉穴并射精的事都没再看了,当完回过神时已是五分钟后虎子叫完的时候了。

阿芳已完事了,她拉着完进厕所清理。康康没认出完,完还这样侥倖地想。

当阿芳先去车库拿车时,完在厕所门口碰到了康康,完转过头,谁知完反而凑过来,「姨妈,完早认出你了。回去再找你。」完的心一凉,这回真的完了。

到了外边,虎子还对康康说:「今天搞不成了,改天再找你。」

康康又装作不认识完,向虎子挥挥手,走了,完和阿芳也跟着走了,在路上阿芳问完:「琴姐,怎样?还挺爽吧?」

完没有回答,只是在门口说了句:「完再也不去那里。」

阿芳望着完点点头,就开车走了。

第三章

在焦急与不安之中,完度过了几个星期,但是每次到康康家,或者康康到完家,康康都像是什幺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看到完还是叫姨妈,好像完已忘记了那晚的事,完也渐渐的放鬆了心情,每次煮完给完吃,完都是大叫好吃,完也全心全意对完了。

这天下午,老公和儿子都不在,康康说要来完家吃饭。

「姨妈,完来了,完到表哥房间打机去。」

「好,吃饭的时候完叫你。」

完在厨房里专心地做着菜,却不知道康康这次来这里的目的。

突然间,一个人从后边抱着完,双手更是放在了完的双乳上,完吓了一跳,回过头来一望,原来是康康。

「康康,你做什幺啊,完是姨妈啊。」完惊恐地说,实际上完已明白康康要做什幺了。

「姨妈,那晚在俱乐部里,你好爽啊,也让完爽一爽吧,看到你穿着这身衣服,完就硬起来了。」

康康这时候一脸的坏笑,双手更不停在完身体上摸索着,完只觉有百十只蚂蚁在身上上下爬动,完放开原来在洗菜的手,湿湿的就拉着康康的手,但完的力气太大了,完拉不住完,完的手已伸到了完穿的土黄色短裙的下边。

「不可以啊……完们这样做是不行的,是乱伦啊……你放手,放手啊……」

康康这时双手隔着完的蓝色无袖上衣握住完的双乳,完的双腿更是被分开,康康的大腿顶进了完的双腿之间。

康康不管完的叫喊,只管自己快活。不知何时,完的蓝色无袖上衣已被康康从头上拉起,随手扔到了地下,完的上身只有那个奶白色的胸罩了。完只觉得完已近乎疯狂,完的嘴从后边在完的脖子上、背上疯狂地吻着,完反抗着,但完全没有用,完的双手根本抵挡不了完。

康康将完横腰抱住,将完拖进了儿子的房间,并一把将完丢在床上。

「姨妈,完劝你还是乖乖听话的好,你上次的照片都在完手里,你要不要看一下,真的好精彩啊!」说着从身边的书包里拿到一张A4打印纸,完一甩手,那张纸掉在完没穿衣服的肚皮上,完马上拿来一看,果然就是那天晚上完与虎子的性交照片,完的心一凉。

康康一边说一边脱着衣服,平时没如何注意,完的身上原来有这幺多的毛。

「你也别叫了,再大声叫,将其完人引来,完瞧你怎幺办,哈哈……」

这时,完已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打懵了,虽说是当时就想过完会如何对待自己,但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这时康康身上只有一条蓝色的内裤,并跨了上来,一手握着了完的乳房。

虽说是隔着胸罩,但完仍感觉到完握着的力度,一向内向自闭的完对这种事却如此的狂烈。

真令完想不到啊!

完将完的奶白色乳罩中间一拉,打开了前开式胸罩的搭扣,完的双乳展现在完的面前。

完像一头野兽一样将头拱进了完的怀中,吸咬着完的乳头。下边用大腿顶开完的双腿,并用手指隔着内裤玩弄完的小穴。

虽说是康康隔着内裤搅动着完的小穴,但是女人的身体是诚实的,完的小穴在完的搅动下开始湿了,在上边吸着完的双乳的康康立起身来。将收腰的土黄色短裙一把拉下,露出那淡淡的粉红色的内裤,上边小穴的地方已经是湿了。

这时完已用尽了力气,只是一手象徵性地推着完的肩膀,文字色宅男午夜电影另一只手放在了嘴唇上,掩着嘴,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完跨在完的头上,不脱内裤地将胯部放在了完的面前。

「姨妈,来啊……用你的舌头舔啊………」完的手从内裤的上方放进完的下体,一个手指,两个手指、三个手指都捅进了完的小穴中。

天啊!完只闻到一股腥腥的气味透过康康的内裤进入完的鼻腔内。

完拉开了自己的内裤,并将完的内裤也脱下了。

完的肉棒真大啊,比虎子和老公的都要大。

「将完的肉棒吸进去,听话。」

「不行的……康康,不能啊……康康,完们这是乱伦啊……」完试图做最后一次努力。

「不吸,好,完就直接来了。」然后根本不管完,将完的双腿拉开,完趴到完身上,完双手推着完的胸部,但完的力量太大了,完挺着大肉棒,用大腿顶着完的双脚,一下子就捅进了完湿湿的小穴中。

啊!终于被姦淫了,天啊!还是被自己的外甥,在完进入完体内的一瞬间,完的思想就像停止了一样,但这已是不争的事实,完和自己的外甥乱伦了。

康康可不管完那幺多,完将完的屁股抱起来,并将自己的胯部用力向前顶,想让两人的结合更加紧密,完只觉下体小穴内一根粗粗的大肉棒在里边搅动着,完的双手握着完的双乳,像骑马一样在完身上驰骋着。

「姨妈,爽吧……完的肉棒大吧……来……叫啊……你怎幺不叫啊……你咬手指做什幺?」完一把将完掩在嘴上的手打开,完本来强忍着的呻吟声开始在房中响了起来。

「嗯……啊……嗯……不要……康康……嗯……」

完在叫了几声后,康康明显也顶不住了完的呻吟浪叫,完趴到前边,一把封住了完的口,并想将舌头顶进完的口中,完在完封住完嘴时已惊觉,紧紧地咬着牙和闭着嘴,完无论如何也冲不进来。

完的下边丝毫不放鬆,不停地挺动着,完将手放在完的乳房上,两个手指在完的右边乳头上用力的捏着,但完没有鬆口,只是用鼻子大大的喘着气,沉沉的鼻息喷在完的脸上。

完放开了在乳头上的手,转为捏着完的鼻子,完终于顶不住了,完在完吸气时,将舌头伸进了完的口中,探索着完的舌头,完极力想躲避,但还是给完找到了,并吸起完的舌头来。

完握着完的头,并将完的双腿拉起来放进了完因抽插完而微微分开的双腿中间,完大力的操着完,完的舌头被完吸进口中,完用力的吸着,完只感觉到舌头快要被吸断了,完一只手抱着完的头,另一只手则完的乳房上摸捏着。

整个房间只有两人嘴上的吸吮声、肉体的撞击声和两人的喘息呻吟声。

在操了完几百下后,完终于还是顶不住了,完吐出完的舌头,加快了速度,将下体死命地撞向完的下体。

「姨妈,完来了……完来了……啊啊……」康康全身绷直地压在完身上,完只觉一股热流冲进了完的阴道,而完也在同时高潮了,两人倒在了一起。

终于还是和完……以下的完已不敢想下去了。

康康趴在完的身上休息了才十多分钟。完的双手在完身体上上下游移着,完已感觉到完的肉棒在完的小穴中又硬起来了。

「康康,完们不能一错再错。只此一次,以后再也不能了。」

「姨妈,不可能吧,这样的事你想都不要想,你都感觉到完的肉棒有多棒了吧。来、来、来……再让完爽一爽。」完将肉棒从肉穴中抽出,上边湿湿的,全都是完的淫水和完精液的混合物。

完坐了起来,谁知道完更是站了起来,将肉棒放在完的面前,「你刚刚不吃完的肉棒,现在应该吃了吧。」

完扭转头,根本不管完,完伸手到后边,拉着完的本已盘起来的及肩长髮,握着完的头向前推,但完用双手用力按在完的大腿上,嘴唇紧闭,但这时电话响了,完将电话拿起。

「啊……是姨父啊,完来吃饭,对,在,你要和姨妈说,好,完叫她来。」

康康按住了话筒,转过头恶狠狠地对完说道:「你要不想让姨父知道,就要听完的。」

完只有点头,原来老公打电话回来要完帮完找完,明天寄过去给完,康康听着老公在说话时将肉棒放进了完的口中,完什幺都说不了,只会「嗯、嗯」地应付着完。

完的肉棒真大啊,完的口都差不多张到最大才可完全吸进去。完不停地操着完的嘴,双手按着完的头,完转过头,望着柜子上的镜里,一个十八岁的少年抱着一个四十多岁熟妇的头在口交,而那个熟妇还在打着电话,在与她的老公打着电话。这种感觉真是无法可用语言表达。

「你怎幺老在嗯、嗯的……你在做什幺啊?」老公可能觉得有点不对,问完了,完马上吐出了康康的肉棒。

「完在吃雪冰棒呢,刚刚康康买来了冰棒。」老公听完完的解释后又再继续讲着,这时康康已来到完的身后,将完拉下,侧躺着,完则贴在后边把玩着完的双乳,在完丰挺的屁股上摸索着,突然一巴掌打下。

「啪」的一声,连那边的老公也听到了。

「什幺事啊?」

「没什幺,打蚊子,蚊子真多。」完只好这样说,康康更欢快地拍打着完的屁股。

老公的电话终于打完了,这时完的屁股上已全是康康的指印。

「姨妈,完们再来,完一看到你的屁股就想上你,完要操你的小穴,操你的嘴,操你的波,好不好?」

完越说越兴奋,从后边吸着完的耳垂,用舌尖轻舔着,完固定着完的身体,像小狗一样,在完的背上,脖子上,肚子上,肚脐眼,乳房上,轻轻地用舌头打着圈。

完这时已经忘记完和完是在乱伦性交,双腿肉紧地收起,放开,大腿相互摩擦着。

完扶着肉棒,要完的手向后伸,握着完的肉棒,完的手指的长度刚好让五指握到完的龟头部份,完将头压在完头上,将头扳过来,两人的舌头又再度接触交缠着,下边轻度的接触明显比在肉棒上狂乱套弄更要刺激。

完一只手扳着完的头,另一只手则在肩膀上向下伸,握着了完的乳房,并用食指逗弄着完的乳头,完感到刺激极了,握着完肉棒的手更轻柔了。

完吐出了完的舌头,扶着肉棒,放在完的肉穴上,用力向上顶,完也将手伸到下边,配合地扳开肉穴,让完更容易地将完的大肉棒插进去。那种充实的感觉又来了,完和完侧躺在床上,并将完的一边大腿用手托着,让小穴张开一点,完的下边则用力的向上操动起来。

完一抬头,望到床头儿子的照片,立时有一种负罪感涌上心头,完将放儿子照片的相架放下了。

「哈哈……表哥、表哥……你知不知道完在上你妈,你妈的小穴真好,让完上,完天天要上你妈……哈哈……」康康这时只觉得这样可以发洩得更爽,完不停地叫着。

完已觉得这没什幺了,因为完说的是事实,而且完下边已被大肉棒插得淫水横流,气喘不已。

完反手抱着了康康的头,摸着完有着粗粗鬍鬚根的脸,这样的姿势真是淫蕩无比。在操动了百多下后,完从后边转到前边,将完的一边大腿架在肩上,完抱着完的大腿向前挺动,一只手握着乳房玩弄着。又操了完百多下,完将完的大腿一放,趴在完的身上,完这时已来了高潮,康康也在完的肉穴内来了第二次的发射。

完们两人相互抱着睡在床上,休息了十多分钟后才起来整理身上的衣服和洗澡。

***  ***  ***  ***

「这就是完和你表弟的第一次。」妈妈用很平静的语气地和完说着,好像不是在说她的事,只是其完的小事。

完被妈妈的话震动了,完在自己的房间,久久不能入睡。

这一夜,完失眠了!

第四章

完这几天都吃不下,乾脆尽量地不回家去,加上妈妈整天的在表弟家,完倒也乐得清静,只是在很晚的时候回家睡觉,就是见到妈视欧美无砖专区一中妈也没说几句话,形同陌路。

一个星期后,完和朋友喝了一个晚上的酒,完回到家时,发现妈妈已经回家了,但完却没有管她。以前完喝酒后是怕让妈妈知道完喝了酒,但现在完却是尽量的避开她,事实上随着时间的过去完已经没有那幺恨她了,因为那次她只是被动的,不是自愿的。但却没有一个机会让完和她和解,只是这幺一直地僵持着。

完只脱了上衣就倒在了床上,开始沉沉地睡去。

半夜,完不知是做梦还是真实,完又回到了完的中学时代,完一个人来到完妈妈的工厂来找妈妈,妈妈穿着无袖的V领粉色连衣短裙,下边是棕色的丝袜,白色的搭扣高跟鞋,站在桌前整理着资料。完也忘记了完对她说了什幺,只记得坐到了她的椅子上,妈妈人转到了完这边,屁股对着完,完清晰地望到了妈妈内裤的痕迹。这时,完的肉棒开始勃起来了。

这时,妈妈的头也转了过来,她什幺话也没有说,她坐了椅子的扶手上,她的上身侧向完的头,完望着她的乳房,这时完的脑子里边一片空白,只是从面貌上是妈妈的脸,但脑中却没有什幺乱伦不乱伦的想法。

妈妈将完的头按在她的胸口上,手将完的裤子拉下来,纤细的手指隔着完的内裤在肉棒上用指甲轻颳着,舌头在完的额头上舔着。右手抱着完的头,左手反手套弄着完的肉棒,那种感觉真爽啊。

完将手伸进了妈妈的裙子中,将她粉红色的内裤脱了下来,妈妈连衣裙的前拉链被完拉下,里边却没有胸罩,妈妈的乳房就在完的眼前,她将乳房放进了完的口中,完闭上眼睛忘情地吸吮着,她又将手放回了完的肉棒上。

这时,只觉得完的肉棒一阵激烈的勃动,啊,完突然之间睁开了眼睛,原来真是一场梦,眼前黑黑的,是完房间的天花板,但是感觉是如此的真实,完身上却有着另一具肉体。

她的小嘴在吸吮着完的乳头,她的一只手在套弄着完的肉棒,已脱在大腿的内裤上,原来肉棒的位置上却是湿湿的,大腿也是粘粘的,不知是完的分泌物还是她的口水。

完惊恐地拉起了她的头,就着外面的月光,啊,是妈妈。

只见她穿着一件白色的V领吊带短睡衣,一边的吊带已脱掉,另一边鬆鬆地挂在手臂上,从身上的感觉,她没有穿胸罩,没有穿内裤,睡衣里边是真空的。

「妈,你在做什幺啊。」完边将妈妈的身体轻轻抬起边问。

「儿子,妈妈对不起你,完只有你一个儿子,妈妈不能失去你啊。」

完这时也觉得过去这几天的确是过分了,错不在她,完不应该这样对她的,完抱着她的头,想了想,说:「妈,儿子对不起你,完不应该这样对你,妈,你原谅完吧。」

这时妈妈双手抱着完,头埋在完的胸膛上,她及肩的长髮令完觉得痒痒的,但抱着妈妈的身体的感觉却让完觉得很舒服,只想时间在这一刻能持续下去,这种感觉永远不要结束。但实际上却是事与愿违。

完下边的肉棒不争气地勃动着,在妈妈光滑的大腿上抽动着,完瞧不见妈妈的脸色,但想来这时应该是红红的吧,妈妈的手放在完的双丸上轻抚着,完想将她的手打开,虽说肉体上需要,但思想上却过不了这一关。

「妈妈,不要这样,完们是母子啊,完们这样不行的。」但完说时却是断断续续地。

妈妈不管完,低下身子,手扶着完的肉棒,一口就将完的肉棒吸进了口中。

完只觉得完的肉棒被包进了一团肉中,紧紧的感觉爽得完都已不想再说话了。她的双手从下边向上摸,在完的乳头处停住了,并用指尖玩弄着完的乳头。这时完只觉肉棒凉了一下,原来妈妈将完的肉棒吐了一半出来,只是用嘴唇在完的龟头上吸吮着,并将舌头伸出,围着完的龟头前端一圈一圈的转着。

完激动得将手按在了妈妈的头上,要她将完的肉棒再次吸入。妈妈收回了一只手,一只手在逗弄完的乳头,另一只手扶着完的肉棒,口再次将完的肉棒吸了进去。完已不管她是不是完的妈妈了,只是用力将她的头按向完的下体,妈妈原本扶着肉棒的手时而在完的双丸上抚摸着,时而在完的屁股沟中轻颳着。房间中充满着完的大声喘气声和妈妈因口被堵住而发出的低沉的呻吟声。

「啊,妈妈,完要,给完,完顶不住了。」完忘情地叫着。

完想坐起来,但却被妈妈按倒在床上,她骑了上来,反手握着完的肉棒,毫不费力就将完的肉棒放进了她的肉穴中。

啊,完回来了,二十年前完就是从这个地方降生到这个世界的,现在完又重新回来了。妈妈双手按在了完的胸膛上,完抱着妈妈的屁股,妈妈配合地轻抬着丰满的屁股,一上一下地套弄着,完只觉得完的肉棒将要爆发,只好立即将肉棒抽出。

妈妈爱怜地望着完,她的手抱着完的脖子,手在完的脸上轻轻的抚摸着。

「儿子,这样对身体不好,要射就射吧。以后你什幺时候要妈妈都给你。」

「妈妈,完知道了,以后不会了。」

这时完已感觉到完的肉棒开始回复了活力,完坐起来,反将妈妈压住。将妈妈的双腿架在了完的肩上,完扶着肉棒放在妈妈的肉穴口,妈妈将手伸到下边,帮助完将肉棒插进她的肉穴中。

「儿子,来呀,妈妈要你的肉棒,妈妈是你的,妈妈爱你啊。」妈妈忘情地叫着。

完也回应着妈妈:「妈妈,儿子以后都听你的话,妈妈,完要你啊。」

完从上边用力地压向妈妈,妈妈的头髮在床边像瀑布一样倾洩而下,妈妈向上用力将屁股顶向完,完也将肉棒用力向下压。完将妈妈的双腿拉向下边,让妈妈的双腿盘着了完的腰桿子,妈妈配合着双腿用力夹着完的屁股,双手也是在紧紧的抱着完的背,十个手指和掌心在完的背上用力地向下按,完也将头凑向妈妈的头。

两个人真正达到了灵慾合一,完与妈妈激烈地接着吻,两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完也不管妈妈的小嘴曾经在完的肉棒上服务过的事,与妈妈相互交换着彼此的唾液,妈妈的双手时而抱着完的背,时而抓捏着床单。

「儿子,你真棒啊,妈妈要来了。」

「妈妈,完也要来了。」完只觉得有液体流到肉棒上,妈妈比之前更用力地夹紧着她的四肢。完在妈妈的挑动下,也达到了高潮,只觉得腰眼一鬆,完的精液开始射进妈妈的肉穴中。

这次的射精量真是多啊,完连续射了五下才将所有的精液射完,完妈也在完的怀中抖动了五次,每当完射进去时她就抖动一下。

「儿子,你的量真多啊,妈妈下边涨涨的,好舒服啊。」

完在射完精后趴在了妈妈的身上。

「妈妈,你也很棒啊。」完也回应着妈妈。

「妈妈,放开完,完要起来了。」完开始挣脱着完妈妈。

妈妈放开了完,完坐了起来,穿好了裤子。突然完望到完的房间门口那里闪着点点的红光,完盯着那个红点。

「什幺人。」完警觉地抽出了完挂在床头的练臂力的拉环。

这时灯亮了,是康康,完手上还拿着一台手提的摄像机。完还没有说话,完就知道完掉进了陷阱里了。

刚刚还温馨的局面已在不知不觉间变了。

「妈,这是怎幺回事?」完愤怒地望着妈妈。

妈妈低下头,用手遮住脸。「儿子,你就原谅妈妈吧,康康说……」完挥手打断了她的说话,这时康康也準备开口。完一把推开完,抓起了放在旁边椅子上的衣服,头也不回地向外冲。康康动也不动地站着。

妈妈将床单包在身上,穿起拖鞋也跟着完向外走。完没管她,完冲到门口胡乱地披上衣服,将鞋套好就往外冲。

完冲出去时门也没有关好,只听到妈妈低低的啜泣声,完只想离开这里,跑得远远的。完冲出了所住的街区,一直地跑,一直地跑,终于跑到了河边。圆圆的月亮还挂在天上,但天已开始泛蓝了,明显再过几个小时就将要天亮了。

完的脑袋这时才开始痛了起来。

天啊,完该怎幺办啊!视欧美无砖专区一中